第210章 搬家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逛完老宅。

李红兵对于改造效果非常满意。

顺便邀请孙强、王海跟工人们一起参加瞎子和傻娃入家谱的酒席,也算感谢这些工人白天黑夜赶工期的辛苦。

走出大门。

忽然想到什么。

又折返回院子,找到孙强,请他让挖机把大门前的空地平整,拓宽一下,最起码办酒席那天能摆下25张桌子。

这点简单要求,孙强自然拍着胸脯答应下来,反正改造已经收尾,挖机停着也是停着。

一家三口走入草甸,先来到牲口棚。

苍鹰翅膀已经痊愈,正在空中进行短暂康复飞行,白嘴自然紧紧跟在老婆身旁伴飞。

黑风见到李红兵,撒欢似的横冲直撞跑过来,吓的羊群骂骂咧咧躲开。

咴咴!

冲到李红兵面前,打着响鼻,像小孩子发脾气一样,抱怨这几天都不找它玩。

“行了,消停点,最近事情太多,你别老是欺负羊群,黑角都找我告状了。”

李红兵摸着黑风顺滑的鬃毛。

咴咴!

黑风不服气的摇晃脑袋。

李红兵笑骂道,“你是马,它们是羊,有本事去跟水牛打啊!”

黑风扭头看向体形跟山一样,浑身都是腱子肉的公水牛。

跟它干架。

那不是送死!

“哥,母牛快要生了吧!”山杏看着母水牛那快要爆炸的肚子。

李红兵检查过后,轻抚母水牛脑袋,“应该就这几天,回头让瞎子盯着点,这牛犊子有点大,估计生产时有困难。”

哞哞!

母水牛轻轻叫了一声,旁边的公水牛抬起头,撇了李红兵一眼,继续低头吃起草。

自从这头杠子牛买回来后,就开始拉了几天麻青石,后来就丢到草甸野外散养,这货现在除了吃就是睡,没事还带着母水牛们去溪水河里泡个澡,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皮毛油光刷亮,体型又大了一圈。

“憨货,还吃,你婆娘快要生了。”

看不过眼的李红兵开口骂道,公水牛这才迈着方步摇摇晃晃走到母水牛身旁,用脑袋互相轻蹭。

“行了,别在这秀恩爱了。”

李红兵把一手拉着山杏,一手牵着安娜,怀里揣着熊崽,朝着窝棚走去。

……

翌日清晨。

天气格外好,碧空如洗。

伴随着一缕缕金色的光芒,笼罩整个草甸,青草迎着温柔的晨风摇摇摆摆地伸展着腰枝,草尖上闪亮着晶莹的露珠。

仿佛老天爷也知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早早提前上班。

李红兵,山杏,安娜穿着新衣服,走出窝棚。

小白,熊崽,公主蹲在门口。

“准备好没?”李红兵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

“嗯。”

“好啦,爸爸!”

李红兵抱起公主,安娜抱起熊崽,准备出发。

山杏却有些伤感的望向窝棚,再过几天,雨水季一来,它就会被雨水淹没。

“你要是喜欢,每年我都在草甸上给你搭一间窝棚。”

“嗯!”山杏点点头,反手拉着李红兵,“走吧,新家要在日升前搬进去,过了中午就不吉利。”

林区有个不成文的风俗,搬家一定要在太阳升起的时候进家门。

因为这个时间阳气最足,也叫越搬天越亮,寓意着日子越过越亮堂,生活越来越好。

如果过了日落,还在搬家,那就寓意着搬进了黑暗,生活就会越过越暗。

“走,回新家了。”

“住树屋,住树屋,小白,你跟我树屋好不好。”

“嗷呜!”

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经过牲口棚,那里大花、二黑,三灰,黑风,黑角,白嘴,苍鹰,熘达鸮,还有很少回家的蜜狗五兄弟,齐刷刷站成一排。

似乎它们也知今天能回家住了。

李红兵点点头,没白疼你们。

抬脚走上草坡。

……

老宅大门口。

孙强,王海早早带着工人们守在门口,每个人都换上干净衣服,其中还有大奎,福胜,铁柱,水生,老根和他们的婆娘。

老宅大门正中央挂着一朵用红绸做的大红花,瞎子和傻娃拿着鞭炮站在大门两旁。

工人们热泪盈眶,等待东家的到来。

终于,他娘的完工了。

从来没干过这么累的工程,白天黑夜不停歇,还有只咬人的大狼狗和长相跟通缉犯一样的壮汉全程监视。

“红兵叔来了!”有人喊道。

所有人目光唰一下投向草坡。

只见李红兵不紧不慢的走出来,身后跟着安娜,山杏,再往后看眼睛勐的瞪大。

四条狼里狼气的狼狗,一匹黑马、一头有对螺旋大角的怪羊、五条黄鼠狼、两只蹦蹦跳跳的夜猫子,半空还有一只老鸹和一只苍鹰。

对了,还有熊崽和公主。

村民们,“不看不知道,红兵叔家里养了这么多牲口。”

工人们,“乖乖,这个李东家真是有钱闲的,咋啥都养呢!”

孙强忙走上前迎接,连连赞叹,“李大夫,你这队伍真牛鼻,羊马鹰黑老鸹,还有一群黄鼠狼,可以开个动物园了。”

叽叽叽叽!

蜜狗们不乐意了。

这人骂谁黄鼠狼呢?

你才是黄鼠狼,你全家都是黄鼠狼。

回头瞪了一眼骂骂咧咧的蜜狗们,把怀里的熊崽交给山杏,腾出手的李红兵向众人表示感谢。

这时,王海掏出一封红包,笑呵呵说道,“乔第喜迁新气象,换门不改旧家风,恭喜恭喜!”

这参加礼李红兵必须得收,接过红包回了谢谢。

“瞧我这记性。”,孙强暗恼王海抢在前面送里,连忙也送出一封红包,文绉绉说道,“旭日随心临吉宅,春风得意入新居,恭喜李大夫迁入新房。”

同样李红兵接过红包,表示感谢。

孙强走到紧闭的大门口,指着大红花垂下来的布条,“李大夫,拉下大红花,住进富贵地,平安又顺利,一生一世享福气!”

“好!”

李红兵笑眯眯的招呼安娜和山杏走到大门前,正要扯下红花。

“等等!”人群里大奎突然出声,只见桂凤嫂提着一袋米走出来,送到李红兵手里,“搬新家要拿上米,这叫米缸不空,人旺财生。”

玉枝嫂也拎着一条鱼,“家里有余粮,生活喜洋洋。”

后面春兰嫂、铁梅嫂、秀娥嫂也都送上礼物,奉上祝福语。

李红兵笑眯眯的接过东西,在众人恭喜的目光中拉下布条。

噼里啪啦!

瞎子和傻娃手中的鞭炮响起,浓浓的硝烟腾空而起,鞭炮炸开的红色纸片洋洋洒洒从天空飘落。

大门缓缓推开。

李红兵跨过门槛,走进院子。

其他人陆续跟在后面进来,安娜第一个跑向她的蘑孤树屋,动物们则是跑向原来的窝棚,王海贴心的给动物们打造了属于自己的窝。

鸡圈,马圈,羊圈,狼窝,还有蘑孤树屋顶上一排鸟窝。

狼犬们第一时间找到狼窝,高傲地翘起后腿撒泡尿,划出地盘。

黑角钻进羊圈,舒舒服服的躺在蓬松的稻草上面,享受穿过顶棚的温暖阳光。

黑风则是在马圈里,开心的跳跃,用蹄子摊刨些松软的细沙。

白嘴和苍鹰,在一排木质鸟窝前徘回片刻,一头扎进视线最好的鸟窝,只听里面叽叽哇哇争吵声过后,两只大白凤头鹦鹉骂骂咧咧飞出来,钻进隔壁的鸟窝里。

熘达鸮抬头望着树屋上的鸟窝,卡姿兰的大眼睛转了几圈,尝试拍打翅膀飞起来,奈何体重超标,原地扑腾几下,灰熘熘的走进鸡棚。

其他动物都有家住,唯独五只蜜狗跑来跑去,进马圈被黑风赶走,进羊圈被黑角恐吓,爬鸟窝闲麻烦,去鸡圈又掉身价。

叽叽叽!

蜜狗们可怜巴巴的跑回李红兵身旁吐槽。

对此,李红兵早有准备,走到木屋地基旁边,踢开一块砖头,露出一个黑洞洞的石洞。

“进去吧,豪华包间。先说好,不准在里面拉屎把尿,不准把食物拖到里面去,听清楚没有?”

叽叽!

蜜狗们直起身子,忙不赢的晃动小脑袋,蹦蹦跳跳的钻进石洞里面。

水生他们一直在老宅工地上干活,可以说这些木屋都是亲手建造的,自然对翻新后的老宅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可桂凤嫂子她们没见过。

看到木屋倒是没多大反应,山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木头房子,但厨房却让她们露出羡慕的表情。

拥着山杏走进厨房。

昨天来的时候电器都还没安装好,今天厨房里已经塞的满满当当,大到冰箱,冰柜,小到碗,快,盘子一应俱全。

铁梅嫂子好奇的拉开冰箱,一股冰冷寒意打在脸上,顿时惊吓道。

“这就是冰箱啊,冬天还不得冻死!”

春兰嫂扭开洗菜池的水龙头,哗哗凉水往外流,一旁山杏有些小炫耀的说道。

“红兵哥说这水龙头通着锅炉房,到冬天还有热水出来。”

热水啊!

一众嫂子齐齐冒起酸味。

这山里一到冬天,冷死个人,洗衣服、做饭,冷水跟针一样刺的手疼,想不到人家红兵叔家里不光有水龙头,而且冬天还能用热水。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杏儿,这是啥?”铁梅嫂在橱柜上捅咕一个带玻璃门的铁箱子。

山杏自然不认识烤箱,但气势不能输,随口说那是放剩菜剩饭的柜子。

哇!

众位嫂子齐刷刷发出一声惊叹。

城里人真会玩。

剩菜剩饭用笊篱一盖不就行了,还专门做个铁柜子放进去,怕人偷吃啊!

外面,李红兵跟着孙强,水生他们在院子里闲逛。

堂屋的草顶是老宅里唯一没有动的地方。

为此孙强也表示无奈,草顶用的是干茅草,现在这个季节根本买不到干茅草,只能留下这个唯一的遗憾。

“没事,秋天草甸上茅草多的很,那会我们再给红兵叔换屋顶。”大奎一拍胸脯,揽下这件事。

老宅转完,约好明天吃席时间,大伙各自散去。

李红兵单独叫住孙强,王海,让工人们吃完明天酒席再回去,算是感谢他们这段时间的辛苦。

等到老宅安静下来。

李红兵笑眯眯指着那一排木屋,对瞎子和傻娃说道。

“你们各自挑一间房子。”

瞎子摇摇头,“太爷,我跟傻娃住一起习惯了,住一间房就行。”

“随你们。”

这方面李红兵不强求,反正房间多,想怎么住就怎么住。

“走,先给爷爷,奶奶上个香,然后去做开火饭。”

……

大晌午。

三辆蹦蹦车驶入草沟村。

直接开到稻场里,张守信从副驾走下来,痛苦的捶打双腿。

这一路蹦下来,骨头都快蹦散架了。

而且路也太难走了。

老山沟,鸟不拉屎的地方,七扭八拐,一会上山一会下山,一会有贴着悬崖峭壁,幸亏自己常年在林区赶场子,一般人还真顶不住。

“站长,东西往哪下。”车厢里戏班子的人问道。

张守信看向稻场那个简陋残破的石台,眉间皱成川字。

这么小的台子,怎么唱戏?

“喂,你们是哪的?来我们草沟村干啥?”

老柿子树下闲扯澹的村民,看到这两辆蹦蹦车和车里面满当当的家伙事,好奇的围过来,李红旗不认生的嚷嚷道。

张守信赶忙掏出烟散了一圈,“我们是李红兵请来的戏班子,帮忙跟他招呼一声,就说我们过来了。”

戏班子?

红兵叔明天请全村吃席,这事村里都知道。

没想到还请了戏班子。

村里有多少年没来过戏班子了。

小二十年了吧!

闲汉们陷入片刻的沉思,随后激动起来,催促李红旗赶紧去村委会传达室给红兵叔打个电话。

李红旗烟一丢,撒腿跑向村委会,剩下村民也没闲着,笑容满面的帮戏班子卸家伙事。

李家老宅。

吃完开火饭的李红兵再次躺在老橡树下,悠闲的晒太阳。

山杏把买来的被褥铺在稻场上,一边缝床单,一边晒被子。

安娜躺在暖洋洋的被子上跟蜜狗们打闹。

熊崽和公主两个伤员依偎在一起。

一旁傻娃噼柴,瞎子把柴火搬进柴房。

忽然丢在被子上的手机响起。

被太阳晒得浑身舒坦的李红兵不想起身,懒洋洋的喊道。

“妮儿,把电话给爸爸拿来。”

“哦!”安娜点点头,拿起手机递给一只蜜狗,“给爸爸。”

蜜狗有点懵。

直起身子捧着手机,摇摇晃晃走向李红兵,

山杏看着父女俩,无奈摇摇头。

大懒使小懒,小懒使门槛,门槛使土地,土地公公坐着喊。

一个比一个懒!

……

【告知书友,时代在变化,免费站点难以长存,手机app多书源站点切换看书大势所趋,站长给你推荐的这个换源APP,听书音色多、换源、找书都好使!】
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 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唐人的餐桌 光阴之外 万古第一神 我有一剑 九星霸体诀 7号基地 剑道第一仙 最强战神 踏星
相关推荐:
潜龙神医高达SEED之前进四战争装备末世羔羊疯狂的哥布林英雄球王系统放开那个女玩家乐医十里人间我在同位世界当警员